您好,歡迎訪問 黔東南州今日特马结果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官方網站!
  • 傳真:0855-8258530
  • 電話:0855-8257607

黨群建設

職工之家

位置:首頁>>黨群建設 > 職工之家 > 內容

人生無常,喜怒哀樂是一生

【字號: 來源中心:     供稿:    時間:2017-11-30     閱讀:

  歲月總要帶著每個人奔走,前程途中溫暖的陽光,披荊斬棘的彎刀,當你深情回望時這大概就是家的存在,如同賦予了鎧甲同時擁有了軟肋。

  喜

  能在每個假期跟親戚相聚,那是我小時候自認為很開心的事:長輩會說“多久沒見個又長高了、臉蛋愈變可愛了”、表兄表姐會說“帶你去你上次愛去的那家老店吃涼粉”......2003年,那年我十歲,作為小學三年級的小學生,還是個暈車的體質,首次搭上了開往貴陽的汽車去見遠房親戚。沒有高速公路,隻有蜿蜒崎嶇的盤山公路,望不盡。漫長的行車時間裏經曆了吐了睡、睡了吐的艱辛過程。終於在數小時後,我第一次見到了父母常提起的遠方親戚:第一次看到原來能有人跟我父親長得那麽像、第一次感受到我的家族還能這麽龐大,心裏又驚又喜。

  這一年家族各分支齊聚一堂,為的是共同編撰劉氏家譜。家之有譜猶國之有史,如國無史則剛紀不明,如族無譜其史不清,不知其由來,不能溯其淵源。故譜乃一族之命脈,家族之大事也。然而那個時候的我隻記得跟著同輩小夥伴嬉戲打鬧滑滑梯戳破褲子,對於此行目的並不重視。直到收到編撰好的家譜時,拿在手裏那沉甸甸的分量和出現在46頁裏我的名字,才深刻的感受到家族就像一棵樹,一棵枝葉如蓋的百年大樹,子子孫孫都在它的蔭蔽之下,我是它新發的嫩芽,也將長成它擋風遮陽的枝幹。

  怒

  父親是奶奶帶大的,爺爺去世早,奶奶一手拉扯大5個孩子。爺爺在世時貫徹落實的教育方法是——打,棍棒出孝子也就成為劉家家訓。

  在我完全沒有映象的年紀,事後從我母親的口述中得知在我三歲的時候,一天晚飯後準備給我洗澡,可我要鬧著喝酸奶,父親要我洗了再喝,我要喝了再洗,在我飯後喝一瓶酸奶和退一步把酸奶放洗澡盆邊上都不願意的前提下,我被打了。白花花的小胳膊小腿就著火紅的竹柳印,最終喝著酸奶把澡給洗了。

  唯一一次被打經曆,能知道父親生氣時候的模樣,也能體會自己瑟瑟發抖還倔強的不肯低頭。

  哀

  2007年月某一日,那是個在記憶中模棱兩可的日期,可舊事我卻記得很清楚。早上出門前還被奶奶抱怨浪費糧食,中午在外婆家接到她去世的消息。站在家門口看見抱著衣服哭成淚人的父親,一米七幾的大男人嚎啕大哭,不知所措的我站在門外。樓上的堂哥叫我聲,上樓,沙發一排坐著我們五個,沒有人說話,靜靜的坐到天黑,伴著樓下的哭聲、喧鬧聲我們待了一下午。

  中午很久很久沒見的舅爺趕來看望奶奶,久病的奶奶自己提議要吃點硬食,聊天吃飯過程中倒了下去就再沒起來,走得很安詳,卻留給我們止不住的念想。

  會記得那天早上讓我別浪費糧食、遊泳溺水了給我燒蛋、發燒了用酒精給我擦背......

  樂

  大學是個有趣的地方。

  這年代的孩子出遠門上大學,身為獨生、單親、多親,無論好學與否,都認為是種自由,自然就沒有了舊時代“背井離鄉”的落寞感,也沒有了遊子“孤身求學”的意味。

  可是每個人都會想家吧?

  母親燒的菜,那是學校食堂不能匹及的,每次放小假期回來,她會挑你喜歡的菜買了做好;到你房間來口裏念念叨叨說“你看你,衣服一天換兩套誰給你洗?我才不給你洗......”,可是在那個太陽懶懶曬進窗台的下午,她會幫你把髒衣服一起洗好晾在陽台上。

  在學校,父親打電話來,念念叨叨,拉拉家常,沒有什麽要緊事卻也能熬一個小時電話煲。

  所以每每在這些時候,我就在心裏偷樂。這樣的快樂,不是情緒高漲、不是活蹦亂跳,隻是深深淺淺在心裏泛起漣漪。

  所以我常常在想,生活中總會有令人煩憂、令人欣喜的事,你因此皺眉煩惱過,也因此喜笑顏開過。但是家是最堅強的後盾,它生命力旺盛、強大、善良和有愛,在奔走的過程中,為未來鋪出喜怒哀樂,這些平凡的經曆也正是被喜怒和哀樂的充斥變得越發地豐富。

  往日,在腦海;未來,我自在心中待續...... (供稿人:劉內)